日子,擱著,也就過了。心情,亦然。

很多片刻思緒,沒有即時記下,轉眼如雲煙。很多走過的路,不用心記憶,走過也就走過。

直到某些時候或者某一天,和朋友和故舊或者誰隨意聊起,才似乎又勾起些什麼…。

譬如那天,和朋友電話聊起生活近況。說是「近況」,其實是好些年的概括。

每個上學日,起早送皮蛋上學,多年有餘。總是走著大同小異的路程,總在同一個時段遇見清早出門散步運動的老奶奶,彼此簡單的打聲招呼,或說上幾句話,而後她走往回家的路,我們繼續前面的路程;總會在路途中遇見幾個熟面孔,說熟不算真的熟,說陌生卻又因經年累月的相遇,而顯得有些熟稔,於是,頷首為禮微笑作別的多;總在或晴或陰甚或濕雨的時節,瞥見巷弄裡誰家院牆上,或者矮牆邊的小花小草又開花又茂盛森然一片;總在不經意的仰首藍天瞬間,望見陽台上那個終年默然無語,卻每日清晨坐在那兒看著行來過往的男人。他在看什麼?他在想什麼?他為什麼不下樓來隨處走走?他為什麼始終在那樣的時段同樣的角落待著?關於他,我曾經有好多的疑惑。但也終究只是疑惑,我們至今都還是陌生,只是他看著我們天天走過他的視線,我則看他安然在陽台上,日復一日,好久好久了。

每天清晨最喧鬧的一刻,就屬經過巷口歐吉桑家。皮蛋每回經過都習慣嬉鬧地大喊他一聲「阿公」,老人家因此也當見著自己孫子似的疼惜。偶有好吃的,還會刻意留著等他路過。說來,小巷弄裡還真有小鎮人情味,濃郁著。

當然,會追人的黑狗,對怕狗的孩子來說,應該是不可能忘記的。還好,現在不常見著那隻狗。聽說,左鄰右舍太多人反應,觀感不好,輿論譁然,狗主人終於好好管制約束自家的狗。所以,小黑狗從此專心看家,我們也因此走得安心許多。

除卻沿路的風景,我們也會說說念念,說著學校課業,說著生活裡的瑣碎,說著某一家商店某個男生女生,說著我想減肥、我想躺在雲上舒服地睡個回籠覺…等不太具有意義的話,說著十指緊扣是留給女朋友的、我將來長大會怎樣怎樣、我好想睡到自然醒、星期六怎麼不快點來的青春傻話。偶爾,鬥個氣,母子倆沒好臉色地各走各的路,街道依舊沉靜或喧鬧,上學時光依然是段美好而苦澀的時光。美好,是因為歲月情感烘焙後有了餘香;苦澀,是必須早起永遠都是夢靨。

甜美的當然也有,巧遇揹著約莫大小背包的同學,隨興哈啦兩句,精神於是抖擻起來;偶爾,冷不妨地,會從哪家屋牆上竄出貓來,對著我們喵喵叫。或者,看牠蹲踞高牆上,冷著眼看盡人世滄桑,那神情,有些漠不關己的疏離,有些愛理不理的意味;只有很少的機會,我們會感受到牠溫煦的回應。猜想,我們一路細碎的言語和腳步聲輕擾了牠,讓牠無從選擇地醒來,讓牠有那麼點像孩子似的沒來由的下床氣吧。思及此,也就不再認真計較牠是否喵喵喵。

…時日的積累,這些人哪些事,細細的,明明滅滅,層層疊疊,纍出他的童年,也推著他逐日走向青少年。看著孩子的成長,想著光陰荏苒,也想著:多年以後,這些點點滴滴,留在他心中的,會是什麼呢?是早餐吃了什麼,是媽媽說了什麼話,是巷口那位阿公坐在門前微笑揮手的模樣,還是我們日復一日走過的這條小巷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nlymonica 的頭像
onlymonica

Monica夢裡桃花林

only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0938888157
  • 記憶常在時光中消失. ^0^
  • 對呀
    所以每個人都該養成寫日記的習慣
    呵呵

    monica

    onlymonica 於 2009/07/03 23:0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