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老了!黃春明、陳映真…,還有楚戈。

這些在我們青春年代就執文學講壇牛耳的作家們,在歲月淘洗中,漸漸不年輕了。

在報刊上,看到黃春明喜樂當阿公,在近日裡讀了幾篇關於陳映真個人的專題報導,也於前些日走進交大藝文中心看楚戈藝術大展「創作就是要好玩」,深有感觸,這些老作家老文人真的老了。

所幸,形貌的老去,並沒有讓他們的文字、藝術褪色。反而,歷久彌堅,愈發洋溢生命色彩和深度。

走進交大藝文中心,映入眼簾的是楚戈開朗的笑容鑲嵌在牆面燈箱裡,清瘦的臉龐卻笑得精神飽滿,彷彿該是老態的年歲竟是神采奕奕,對照眼前他的病,使人情緒有那麼些許迷離。

笑臉的左右都是他的畫作、雕塑,甚至書畫集,沿著牆面順著階梯爬升,一幅又一幅的藝術創作,活生生地攫住行來過往的眼神。

楚戈,人稱藝文界的傳奇,也是藝術界的老頑童,現代詩、散文、書、畫都拿手,評論、研究還有藝術,在在都獨樹一格。歷經故宮30年淬煉,終於成就他青銅器專家的名實。

這次在交大藝文中心展出的創作,有他的舊作和新作。現場文宣簡介資料裡有這麼一段話,「創作時的楚戈愛變花樣的,變的越多越令他心花怒放,材料也是隨手拈來即可入畫,胸無成法、筆無成規,什麼打幾次底、塗幾層色的顏料規矩,對他來講,都不存在。諸如報紙、絲瓜、繩子、布、梳子、牙刷等等,只要有趣都可融入在他的藝術創作之中,他的創作有水墨畫、排筆畫、報紙畫、青銅、雕刻、繩結雕塑、版畫、陶版、撕貼等等。……楚戈到底不改『頑童』本色」。看了讓人既驚嘆又忍不住莞爾再三,好個老頑童啊!

走逛一場,說不上懂或了解什麼。但能置身其間,沉靜感受那藝文的真善美,真是幸福。特別讓我印象深刻也充滿好奇的是,早期他的作品偏向水墨,如今卻是濃彩鮮艷的油畫恣意揮灑。是什麼樣的體悟或機緣讓他轉變?而且,這轉變還是發生在他「因病無法正常進食無法聽無法說」的時間點上。

純然只是如他所強調的「創作就是要好玩」,「形式、規矩、風格」都不該固定。變,於是成了他藝術創作中的不變嗎?還是心靈深處有所呼喚,內在生命有新的風景呢?

嘗試著,我想從他早期的水墨而至今日的油畫作品裡探得幾分訊息,看了又看,看了再看,我想,我終究不會懂的。

藝術家的心眼不是外行的我能輕易捕捉的。有的,只是很稚拙的領會,我不知道這樣的感受是否誤解了他?但是,我在早期的水墨裡看到一顆意氣飛揚而繁複的心,在2007年的幾幅作品裡感受到些許的思緒跌宕波濤湧動,在畫裡的詩文他彷彿想問想說,而這問最終只能拋向天際?站在畫前,我忍不住想要知道,那一年的畫家和詩人心情究竟如何?

有意思的是,2008年幾幅作品,如「不想離去的月」、「在時空交織的詩」卻是我很喜愛的。有種淡定的濃艷,也有種清雅的飄然,不若昔日的急於「快走」、「挽留」的姿態。說到底,我是不懂得藝術的。我能體會的,怕也只有那幾筆色彩大塊撞擊的當下予我的片刻思緒,壓根兒是做不得準的。也或許,明朝醒來,這些點滴心緒又碎裂成細瑣紙片。

但可以確定的是,我真心為這年近八旬仍然孜孜矻矻創作的藝術家精神動容,為他那豐饒筆觸背後的生命靈動而流連,也感恩,今日得以遇見。更祈願,老天善待這個真心努力的老頑童。

【註1】楚戈藝術大展「創作就是要好玩」:

日期:2009˙09˙22~10˙21

地點:交大藝文空間(浩然圖書館大樓B1)

【註2】照片為徵求現場人員同意拍攝,只作參考,藝術家內心的風景還是要到現場去感受才會貼切。

˙藝展的入口,矗立著繩結藝術創作「生命共同體」是吸引我走進展場的作品。

˙早期的水墨作品「四重奏」、前幾年的繩花創作「生命共同體」以及新近的油畫「不想離去的月」、「在時空交織的詩」都是我喜愛的作品,搭配詩文愈具韻味。

女媧補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nlymonica 的頭像
onlymonica

Monica夢裡桃花林

only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hmeiyao
  • 畫展名字取得好
    「創作就是要好玩」
    :)
  • 好玩
    不只是創作
    想來也是人生的要件


    monica

    onlymonica 於 2009/10/14 20:18 回覆

  • viwei22
  • 創作中有樂趣,也有傷腦筋的時候. :)
  • 過程百味雜陳
    來日咀嚼
    相信都會很美
    祝福薇薇
    :)

    monica

    onlymonica 於 2009/10/14 20:1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