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你分享。
Monica的散文【夏艷~阿勃勒】刊登於2013-09-08(日)更生日報˙四方文學週刊。
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
 它是一串串無聲的風鈴,此起彼落,搖曳著夏日的清音穿街走巷。北台灣的朋友在風光旖旎的公園,巧遇它窈窕婀娜的身影;在一次節日返鄉的旅程中,我和妹妹在蔚藍成片的晴空下,與它們匆匆不期而遇,四目交接的剎那,直教人驚艷無比;說時遲,那時快,我所居住的這座城市,也在我忙碌日常的當兒,悄悄醞釀起一場別開生面的金黃盛宴,清綠的植株高掛纍纍串珠似的金黃,彷如轟然巨響,樹間迸發成百上千的花朵,瞬間席捲無數愛花人的心。

 它是阿勃勒,也有人叫它「五月黃金雨」。實則我真正領略它的輕歌曼舞,真正欣賞到它滿是黃金飛雨隨風流轉,是在酷暑逼烤的六月天。在我經常路過的一條圳溝旁,種有成排的阿勃勒樹,尋常的日子裡,它們只是附近住家散步的綠園道,只是左近小學放學時孩童取道回家的便捷小徑,只是那些少男少女偶爾幽會歡聚的街頭角落。六月一來,全然改觀,彷彿所有的美麗新金約好一起登台亮相般,整個圳溝旁開始明艷照人,白花花的日頭把那黃刷得更加晶晶亮亮,閃閃動人,把那整排的樹都穿上華麗的衣裳。

 當我走過那成排的阿勃勒樹下,總忍不住流連再三,甚且因此暫忘夏日的煩囂惱人、熱氣蒸騰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心甘情願,一種寧可曬黑了手臂,也不肯錯過花的邀約的癡迷。我在阿勃勒樹下偶有踟躕,慢行踱步,拿不定主意該怎麼為眼前的光采留下記錄,手頭的相機打開又關閉,隨即又打開,如此往復,喀擦!喀擦!按再多快門,都感覺意猶未盡。

 阿勃勒花的美,是成熟不喧譁的那款,它飽滿而輕盈的姿態,宛如仕女一般典雅卻又靈動如妙齡少女,引人遐想。更多時候,它像一個解語的情人,教人恆常思念,樹上成串的,或者滿地的落花。

 那滿地蜿蜒舖排的落花,總讓我想起幾年前,我和家人在南台灣街頭偶遇阿勃勒零星幾串花時,我發自內心讚嘆那花朵真箇是美得清澄,凌空蕩漾的模樣宛若天外飛仙,十足勾人心神。小姪女當下嘟起嘴巴嬌嗔說,她們每次輪到外掃區,光掃這些落花落葉都掃不完,哪有誰會有心思想到它美若天仙啊!幾句搶白,聽得大伙兒笑呵呵。而今,這小女孩也已長成如阿勃勒璀璨的年華!

 阿勃勒,也是我和好友夏日城市小旅行的焦點所在。每年五、六月間,我們總要找機會相約探訪幾回。朋友是個愛花的人,她喜歡把孩子們帶到花樹下,靜享天光照林微風輕拂的片刻美好。日前的一場閒聊,她告訴我,阿勃勒溫柔的改變她的執念,她原是個愛熱鬧的人,所以喜歡種些日日春、四季草花,她總想不通怎麼有人喜歡在家院裡種上櫻花、梅花或者眼前阿勃勒這種一年只有短短花期可賞,泰半時間都得看它枝枯凋零,或者只能與葉寂寥相守的花樹。及至這些年,看過一季又一季的阿勃勒風華盛宴,她終於明白,花如生命,那長長的蟄伏全是為日後的燦爛盛開作完美準備,而我們的經年等待是值得的。

  至於,我知道阿勃勒圓筒型長莢果,曬乾後打開會有一股淡淡的焦糖味,則是六月的某個午後,偶然花樹下萍水相逢的一個清麗可親的少婦教會我的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nlymonica 的頭像
onlymonica

Monica夢裡桃花林

only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