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要回南部娘家,於是順路把孩子也拎了回去。因此,今天不當媽,快樂放大假。

晌午時分,看著窗外陽光正好,吹著涼風,說是風和日麗算不上,但沒前些時日燠熱倒是真的。於是,趁洗衣機運轉的空檔,邊打字邊尋思著,該繼續埋首看稿?還是出門上租書店,把囫圇吞棗K完的「巧克力情書」還了,然後閒逛去。

想當然爾,過午,我真是蹓達去啦。不過也沒走遠,就近走走路逛逛晃晃,順道買點小東西而已。颱風天的風吹來涼爽,街上好像少了週末的熱鬧,一個人走路的感覺分外好。有些悠閒,有些鬧中還靜的意味,也因此,混得...今天沒刻意寫啥東西。就把前兩天隨手寫的筆記貼了,跟大家分享。

【筆記】是一種倉皇,讓人想要離開吧。

緣於大時代,緣於生活,也或許根本就是緣自不安定的靈魂。

眼看大環境改變,企業不安而出走;生活改變,人心跟著發慌,於是我們比以往更積極,尋找一種安定,物質的,精神的,生活的、生命的,或者人生。

卻又發現,尋找本身不就充滿了不安定。而我們,似乎怎麼也不可能停止這尋找的過程。只是越想要尋找,越是顯得倉皇,越是發現,人的靈魂深處潛藏著幾許的不安分,於是越是想要逃離。逃離追尋,也同時逃離了安定。

only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