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,都會寂寞的,也該偶爾寂寞。只是我們諱言寂寞,一旦有人說「寂寞」,總讓人開始衍生諸多的聯想,或許不甘寂寞,或者男女情愛、閨女心思,或是欲望說、所求不滿等等。總叫寂寞說出口,顯得意外沉重。

其實,寂寞的解讀,或許不該只有這麼單一的方向。天地一沙鷗,想必孤獨,會不會寂寞?我們或許不知道。但是曲高和寡的失落,高處不勝寒的寂寥,等同天邊星子兀自閃爍星空,那樣的情境何嘗不是寂寞。

古語也說「自古英雄皆寂寞」,那樣的寂寞感受可能來自多方,更不會是單一的男女情愫而已;或者英雄氣短,項羽兵敗,無顏見江東父老,自刎烏江,多少雄心企圖盡付水流,當下的心境是否寂寞?又,我們常說,「相識滿天下,知己有幾人?」,那樣的喟嘆,是否意味著一種難以言說的寂寞?那麼,長亭外、古道邊「送別」之後,知交半零落,算不算一種寂寞?

一個詩人,滿腹才華,卻遍尋不著能懂的人,會不會寂寞?猜想是會的。尤其詩心敏銳多感,必當更能體會箇中的滋味。一幅畫,在原創作古之後,終得世人賞識或知音典藏,那其間的輾轉流離,難道不算寂寞?也或許,我們在追尋某些理想,心路歷程想來也是寂寞的。當然,有更多的人,則是因為思念而分外寂寞。

寂寞,沒有錯。有人因為寂寞,所以讀遍經史子集安頓自己;有人在創作發明的領域,為自己的寂寞找到了出口;有人因此在人生路上半途轉彎,改變了方向,走向從沒想過的旅程,開闢出新的未來。於是有人在既定的生涯軌道外,走入山林;有人在輝煌過後,了然人生所為何來的意義,不盡然都是數據可以完成的;也有人,因此想通了很多道理,從而更熱愛自己相信自己,熱愛與自己有關的一切。許許多多的,覺知,在寂寞過後,反而澄澈。

人,寂寞,也不是錯,重要的是,寂寞的時候,我們都做些什麼?我們是否願意如實去面對,那份得來不易,卻也不易跨越的寂寞。

951222補註:愛因斯坦說「要愛你的寂寞,要忍受住因寂寞而引起的痛苦,要視其為必隨之俱來,卻似乎甜蜜的哀傷。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nly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