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壞消息實在太多,讓人有一種懶得動的疲乏感受。

暑假期間,從媒體上看到,工作生涯以來的第二個老闆在前些日子往生,留下老闆娘和孩子相依為命。

從報導裡才知道,這麼些年來,他們經歷了921大地震的傷害,他們曾經風光卻也艱難應付著好些日子和生活,連原本送到國外讀書的兒子,也提早回國。

看了之後,有些情緒始終擱在心上。說我很哀傷,太矯情。畢竟老早就離開,多年不曾再往來,他們搬離台北之後的種種,對我而言更是形同空白,連聽說的消息也沒有了。

只是不知為什麼,還是有種沉甸甸的失落!是惋惜他們的際遇,還是喟嘆生命無常,或者就只是一種對生命消逝無可奈何、對我過往某些記憶片段從此被迫中斷感到不捨…一時之間,還沒理出個所以然。

做那份工作時,是很久遠以前的青春年歲,停留的時間似乎也一年多吧。嚴格來說,不算太長,但是年輕時候對人對事的絕對熱情和認真,讓那短暫的佇足相遇在心底烙下印痕。

這些天經常想起,某天早晨進辦公室後。向來常嚴肅著一張臉的他,笑吟吟地拿著我和他去霧峰採訪陶藝家回來寫就的文稿,半開玩笑地問我:「妳在寫小說啊?」啊,當時一陣心慌,工作經驗不多寫稿還不甚嫻熟的我,以為他會退稿要我重寫。

結果並沒有,稿子就這麼照刊。而他那笑裡的溫暖,因此讓我記憶深刻。

人,就這麼走了。在我已然將他淡忘的時候,他的去世,讓我忍不住又想起這個曾經培育提攜過我的人,和過往種種心情。

only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