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分享。

Monica的【散文】油桐花開時 一文刊登在2013年05月29日(三)青年副刊。

當春日杜鵑、櫻花饗宴漸入尾聲,成排成隊的流蘇奮起,瞬即把大街小巷各路街頭飛霜灑雪,讓大家忍不住翹首張望,發出讚嘆與憐惜,忍不住掏心掏肺愛它時,城市周邊的山頭上有一股勢力正在形成,以一種無聲的聖潔和執著的白蓄勢待發。…(繼續閱讀)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全文↓

當春日杜鵑、櫻花饗宴漸入尾聲,成排成隊的流蘇奮起,瞬即把大街小巷各路街頭飛霜灑雪,讓大家忍不住翹首張望,發出讚嘆與憐惜,忍不住掏心掏肺愛它時,城市周邊的山頭上有一股勢力正在形成,以一種無聲的聖潔和執著的白蓄勢待發。

那是油桐花,人稱五月雪。早些年因為具有高經濟價值,所以在竹苗一帶客家村落被廣為栽培,生根茁壯繁衍茂盛,故而四、五月間花開時節總像皚皚白雪覆蓋大小山頭,蔚為奇美,引人遐想與追尋。

曾經,我也幾度上山尋訪桐花。我們專程驅車前往南庄、苗栗鄰近小鎮,繞過好多個彎路,探訪一座又一座山城,好不容易找到傳聞的油桐花開勝地時,果然瞥見遠處山頭錯落掛著幾簇白花,點綴在偌大山林的蒼綠濃綠淺碧和黛青之中。途中也曾偶遇,只是花稀為貴,欣喜之餘總感意猶未盡。

那些日子,我喜歡在別人的旅程裡探看油桐花的倩影姿容,靜賞白色花海的波瀾壯闊;在好友追桐的行蹤裡,想像一場又一場的初夏盛宴,彷彿一朵朵桐花就飄落在眼前,想像桐花如仙子隨風旋舞的浪漫,或者花落掌心相看兩不厭的情境。有時候,我愛靜靜欣賞照片中恬美的小女娃,一臉稚氣卻歡歡喜喜捧著桐花的笑靨,那種無憂和純潔恰恰映照了桐花雪白的美,也映襯出時代巨輪的改變。現今的桐花朝聖,不再只是現實的營生所需,更添了幾許文化與風雅,教人竊喜。

腦海中印象最鮮明的,還是自家孩子在桐花樹下仰著頭,張開雙手等風吹起,旋轉著身子試圖捕捉桐花飄落的絕美。那樣純粹和簡單的期待,那真心融入大自然的呼喚,特別教身為母親的我動容。而我們也確實會在旅程中彎身撿拾一些油桐花帶回家,盛放在玻璃盤的淨水中,讓那旅程的幸福定格,也讓油桐花的美麗可以延續。

兩年前,在一個偶然的午後,我走過孩子的校園,無意中在邊坡角落發現滿地白雪,散亂的石階上也堆疊著厚厚的積雪。驚詫之餘,我喜出望外地仰頭尋找,目光正好與幾株油桐花樹相遇。或高或瘦的身影像小巨人聯袂牽手,為即將到來的長夏孕育一方清涼;寬廣舒展的枝葉交錯在灰白的水泥牆邊,迎風飛舞的模樣婀娜多姿,綠意盎然的光彩像是為斑駁的牆面平添新妝,篩過樹縫的藍天為滿地積雪搖曳著金光,那是素雅溫柔的羽翼,呵護著滿地的如茵綠草。

有一陣子,我特別喜愛漫步於那段小路。偶有一兩回,獨在樹下駐足良久,純然欣賞落英繽紛,也靜看那朵朵桐花輕盈飄落的自在。畢竟那可是等待經年才能得見的片刻,那美景是多麼教人驚豔啊!最近這幾株油桐樹又澎湃地開起花來,即使剛過的四月天,老是陰霾灰濛,夜雨纏綿濕濡,油桐花經常被打得零零落落,教人看得心疼;但我依然相信,開花的剎那,它們必然是喜樂的!

日昨黃昏我陪孩子出門散步,意想不到的是,我們竟在通往湖的小徑巧遇油桐花。那一朵朵小花,或高掛樹梢,或垂落圍籬,或三五朵聚攏,或臥或趴或仰,也有零星的一、兩朵懸在蜘蛛網裡隨風搖曳,姿態萬千。當下,我忍不住歡呼,自己真是幸福!我不必遠走山巔,不必踏破鐵鞋,便能擁抱油桐花醉,真是感恩大自然的神奇造化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nlymonica 的頭像
onlymonica

Monica夢裡桃花林

only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